验布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验布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济宁男子打跑妻子打死母亲吃喝嫖赌样样俱全0

发布时间:2020-03-04 05:47:48 阅读: 来源:验布机厂家

大爷爷与叔叔的争吵声在屋里不断传来,两人因为让不让记者报道奶奶死亡的事争执不休,山东省济宁市合肥银屑病医院汶上县南站镇一个农家小院的角落里,9岁的鹏鹏蹲在地上不时抬起小脑袋往争吵的方向看一眼,然后又自顾玩起手中的篮球,几天前外出玩耍受伤留下的伤疤,在头上依然清晰可见。近八年来,对于9岁的鹏鹏而言,他经历了太多太多,爷爷离世、父母离婚、奶奶离世、爸爸被羁押在看守所……

“让我把鹏鹏带出来”

2013年7月1日下午,刚刚回家没几天的父亲徐东,又开始打鹏鹏了,晾衣架如雨点般落在他的身上,他哭喊着,婶婶刘娟的劝阻,也没能让父亲有丝毫的收敛。鹏鹏知道,父亲打他的原因一定是又缺钱了。

下地回家的奶奶张蕙兰,听到鹏鹏的哭喊声,急忙跑进了院里。鹏鹏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将间接改变他的命运。“孩子,我想进去把鹏鹏带出来。”被儿媳拽出来的张蕙兰,又急匆匆地走进了院里。刘娟清楚的知道,徐东不打鹏鹏就会打婆婆张蕙兰,于是她跟着婆婆走了进去。“想逃!”徐东恶狠狠的锁上了院门。不由分说,走上前去就往母亲张蕙兰的脸上扇了一个耳光。刘娟上去拉他,他恶狠狠地说:“再拉,连你一块打,你多说一句话,我就多踢她一脚。”徐东的第二脚踢到了弟媳刘娟的膝盖上。徐东边打边让张蕙兰回娘家借1500元钱,张蕙兰不肯,徐东一脚踩烂了沙发的木条,捡起断裂的木条就往母亲身上抽去。婆婆被徐东打断过腿,打断过胳膊,刘娟意识到,不阻拦徐东施暴,婆婆不知道会遭到什么样的伤害。当她喊着要报警时,徐东停止了施暴。“好,我不打她了,你也别报警了。”徐东说着,将母亲拽向里屋。

母亲的卑微反抗

或许是儿子长达八年的施暴让张蕙兰彻底绝望了,她颤巍巍地拿起地上的暖壶,准备摔到地上发泄自己的愤怒。可是举了几下,始终没有摔下去。“哎呀!还知道反抗了!”徐东一把抢过暖壶。担心婆婆被暖壶中的水烫伤,刘娟将暖壶夺了过去。回忆起当天发生的一切,刘娟始终记忆犹新。

刘娟要求婆婆给自己作伴被徐东拒绝后,徐东拽着张蕙兰到了里屋里,临走他还留下句狠话“别跟过来,跟过来我就打她。”虽然没有听到婆婆的求饶声,但刘娟的还是彻夜难眠。7月2日一早,她悄悄地走到了里屋,见徐东在熟睡后,她赶忙跑到了婆婆的屋里。“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手指也被打断了。”刘娟说。“小点声,别让他听见了。”张蕙兰小声地说着,她担心说话声会吵醒熟睡的徐东。“孩子,我想去厕所。”可她试了几次,都没能站起来,刘娟找来了塑料盆,可张蕙兰已经出现了排尿困难。“不能打针,打了我还会揍她。”当村里的医生给张蕙兰输液时,徐东不知何时闯进了里屋。刘娟趁徐东不注意时,搀扶着婆婆出了院门。“娘啊!你先跑吧。”张蕙兰默默地点了点头,一瘸一拐地挪到了徐东大伯徐丙牛家中。

吃喝嫖赌样样俱全

“这个孩子从小没有实话。”这是徐东大伯徐丙牛对他的评价。据徐丙牛介绍,徐东是个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的人,最令人发指的是,8年前,徐东的父亲遭遇车祸死亡,父亲躺在冰棺中的时候,他却借了200元钱在外鬼混。“家里亲戚的钱被他借遍了,但从来没有见过他还一个人钱。”徐丙牛说,徐东在外地给亲戚店里帮忙时,经常偷拿柜里的钱,后来因为这个原因被辞退了,他还听说,徐东在南方打工时,以每月6000元的价格,包养了一个女人。

渐渐地徐东就借不到钱了,于是就开始逼迫母亲帮自己借钱。徐丙牛见过徐东殴打母亲。“穿着硬皮鞋踢,用拳头打!这个孩子简直没有人性!”徐丙牛说,原来见到弟媳天津牛皮癣专科医院被打,他多次拨打过110报警,可张蕙兰始终不愿承认自己被打,每次都说是自己碰的,就这样徐东逃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制裁。

徐东好赌,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他曾一夜之间输掉了一辆价值一万余元的农用三轮车。“媳妇也是被他打跑的,经常打人家,谁能跟他过啊!”徐丙牛说,在徐东4岁的时候,自己拿树上的树枝准备吓唬吓唬徐东,结果因为此事张蕙兰还与自己吵了很长时间。

绝望母亲最后一句话:我要告他

7月3日,见到遍体鳞伤的弟妹后,徐丙牛拨打了报警电话。汶上县南站派出所民警将张蕙兰送到了医院,张蕙兰被初步检验为多处肋骨骨折,案发后第三天,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张蕙兰的双肾失去了正常的功能。返回家中的路上,张蕙兰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把我打成这样,这次我一定要告他!”回家当日,张蕙兰死亡。

听说大伯报了警,徐东外逃。根据摸排线索,民警赶到青岛准备对徐东实施抓捕,但狡猾的徐东早在一个小时前,离开了该暂住地,7月4晚,民警获得线索,徐东再次在青岛出现,汶上警方会同青岛警方在青岛一宾馆内将徐东抓获,7月5日,徐东被押回汶上,在看守所内徐东,还始终为自己的罪行辩解。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徐东为了筹钱供自己挥霍,卖过自己的宅基地、卖过弟弟的树,还逼着弟弟为自己担保借钱,在料理母亲丧事时,债主找上门来,徐东的弟弟当时为他还了一万多元的债。

孩子的教育谁来管?

鹏鹏的生母已经有了新的家庭,鹏鹏接下来的抚养成了难题。刘娟告诉记者,她和丈夫能保证鹏鹏吃饱穿暖,但如何教育鹏鹏成了她面临的难题。在婶婶的陪伴下,不愿说话的鹏鹏在回答问题时,只点头摇头。刘娟说,鹏鹏是个从小就没有享受到父爱和母爱,经常遭受虐待的可怜孩子,现在的鹏鹏已经到了懂事的年龄,她的家境一般,还有很多的外债,自己没有抚养鹏鹏的能力,刘娟希望能给鹏鹏换一个环境。(李朕葳 王乾 张中平 刘兵)(完)

转让50装载机

高赛尔

玻璃钢制作

北极光摩托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