验布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验布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阿基诺三世的强硬与妥协-【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1:19:15 阅读: 来源:验布机厂家

善变的阿基诺三世

52岁的阿基诺三世有着截然不同的两面。从外表上看,他身高1.68米,略微秃顶,戴眼镜,穿着朴素。他不像典型政客一样口若悬河,妙语连珠;有时接受媒体的采访,答案的长度甚至都无法超过问题。菲律宾媒体曾因为他木讷的书生气将其形容为“清贫的计算机工程师”。

人们很难把阿基诺三世和官方传记里的多面能手和娱乐头条中的“花花公子”形象联系起来。官方传记特别强调,总统是高保真音响发烧友、历史迷,甚至还是神射手。在过去两年里,他的感情生活更是国民街头巷尾的热点话题。总统在不到两年的任上已经换了三位女友。今年2月,他自我解嘲说:“我已经计划(结婚)很长一段时间了,自大学时期就已开始,但一直都没什么运气。”最新的消息是,阿基诺三世刚刚与交往不到四个月的韩裔女主播李京熙分手了。八卦已经在菲律宾传了一个月。阿基诺三世回应:我们只是“朋友”。一个著名的传言是:据专栏作家罗利基统计,阿基诺三世至今先后共交往过多达18个女朋友。

总统外事活动的表现和他的感情生活一样令人难以捉摸。在去年夏天访华之前,阿基诺三世曾用“结婚50年的夫妻”来形容中菲关系,尽管当时他的政府和中国已经在南海问题上发生摩擦。在访华期间,阿基诺三世尽量回避南海问题。

然而就在回国后不久,阿基诺三世立刻变脸,在南海问题上愈发强硬。虽然阿基诺三世的立场是国内外因素综合影响的结果,也是菲律宾长期以来的战略抉择,但他的处理方法仍让一些菲律宾分析家感到十分不满:菲律宾派遣其唯一真正的军舰“德尔毕拉尔号”赴黄岩岛与中国渔船对峙的决策,以及菲总统、防长、军方不断出来喊话要“不惜一切代价”保卫黄岩岛的举动,都使得中国获得了这场危机中的道义制高点。阿基诺三世也过分高估了向美国求助的效果,让菲律宾处于非常尴尬的外交境地中。

阿基诺三世的权力逻辑

1987年,阿基诺三世的母亲科拉松·阿基诺在谈及自己当选菲律宾第一任女总统的原因时说:“如果我的丈夫不是阿基诺,那就不会有任何人对我发生兴趣。”23年后的选举中,同样的道理完全适用于儿子阿基诺三世。科拉松·阿基诺和丈夫一直被视作推动菲律宾民主的先锋人物,在腐败横行的菲律宾以廉洁著称。尽管她于1992年就已卸任,但一直在菲政坛保有很大的影响力。2009年科拉松·阿基诺逝世,十万菲律宾民众走上街头护送她的灵柩。

在母亲逝世后的第40天,阿基诺三世宣布参选总统。他声称自己从来没有意愿成为总统,直到母亲逝世,他看到菲律宾人的渴望和热忱。

阿基诺三世总是会被拿来和他声名显赫的父母比较。母亲科拉松·科明昂科的家族从殖民时代起,就是菲律宾打拉省的大庄园主,后来又逐渐拥有制糖厂、酒厂、银行等各种产业,成为富甲一方的豪族。1954年科拉松与来自当地另一望族的贝·阿基诺结成伉俪。当时的证婚人是时任总统麦格赛。

阿基诺三世的少年和青年时代几乎都是在政治斗争的血雨腥风中度过的。上世纪70年代,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严酷打击国内各路势力。阿基诺三世随一家人流亡美国。在美国的斡旋下,1983年,马科斯被迫允许贝·阿基诺返回马尼拉。一家人走出机舱的那一刻,23岁的阿基诺亲眼目睹了父亲惨死于枪口下。当大选期间有人攻击他“患有忧郁症,曾看心理医生”时,阿基诺三世奋起还击:“我承认在父亲被害后曾一度精神抑郁,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

阿基诺夫人执政的六年时间里遭遇了七次政变。1987年,阿基诺三世在一次针对阿基诺夫人的暗杀中差点丧命,一群叛乱士兵对他乱枪扫射,三名保镖当场丧命。27岁的阿基诺三世侥幸生还,但身中五枪,至今在他颈部仍留有一块子弹的碎片。

一直站在母亲身后的阿基诺三世见证了母亲如何在风雨飘摇中稳固政权。根据1987年新宪法,总统不能任命近亲担任政府主要官职,但阿基诺夫人可以推荐她所信赖的人作为国会议员候选人。与科拉松关系密切而被她推举进人国会的亲属有八人。弟弟柏平是她在政治上的“影子人物”,总统安全保卫小组是他所建,该小组由军人组成,是阿基诺夫人赖以粉碎兵变的保障。柏平除了政治上为她出谋划策外,还在经济财政圈子里填补马科斯亲信的垄断组织所遗留下来的真空。例如通过他们委派的人去接管马尼拉港口,在南部棉兰老岛控制海上贸易等。阿基诺夫人还在军队中大力扶植自己的亲信。上任后不到一年,她就提拔了1000多名军官。

“在菲律宾,政治就是家族。”多年来,政治分析家们都这样概括菲律宾政治的特点。也许正是从幼年时代就亲眼目睹盘根错节的政治谱系和残酷血腥的政治斗争,让阿基诺三世只愿意相信,也必须依赖那些家族最亲密的伙伴。2010年香港游客在马尼拉被绑架撕票事件后,阿基诺三世与时任外长罗慕洛相互指责,随后他便请来他父亲的老同学、长年居住在美国的罗萨里奥接任外长一职。罗萨里奥早在阿基诺三世的母亲当总统时,便是被极为倚重的外交智囊。

菲律宾媒体报道说,为了减缓压力,总统喜欢在深夜开着他的二手保时捷跑车在街道上狂飙。

今年1月,《时代》周刊问阿基诺三世希望留下什么样的政治遗产。“在一所大学里,我在一个有80名学生的教室里发问:‘当你们毕业以后,有多少人愿意留在这个国家?’只有两个人举起了手。”阿基诺三世说,“我想这个数字应当有所改变。”但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国内辅助生殖中心

在上海崇明区去哪家医院治疗湿疹

深圳第三代试管婴儿费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