验布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验布机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好声音”之争:保护版权才能尊重原创

发布时间:2021-10-13 10:16:17 阅读: 来源:验布机厂家
“好声音”之争:保护版权才能尊重原创

持续了约半年之久的中国好声音版权之争,引发了业界和舆论的广泛关注。此前,灿星制作因拥有前四季《好声音》在华版权,打造出了《中国好声音》这样一档热门综艺。就在第四季圆满结束,第五季筹备工作开启之时,荷兰Talpa公司对其版权授权到期,灿星制作并未获得接下来的版权授予权,而另一家公司唐德影视则与Talpa签署了版权协议。在这样的背景下,灿星制作并未放弃中国好声音这个香饽饽,由此引发了一场备受关注的官司。

后果

由于事涉版权使用的是非对错太过清楚,此事倒也少了许多侵权案件打持久战的过程。7月4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宣布中国好声音节目名称归属案复议结果,维持此前的保全裁定,禁止灿星使用包括中国好声音的节目名称。

国内节目缺乏原创是争讼的根本原因

对综艺节目而言,原创就是生产力,它既是避免低创作度下的老面孔、雷同化造成观众视觉疲劳的不二路径,也是竞争白热化、受众市场细分语境下电视节目的取胜之道。从长远角度看,原创也是决定中国电视文化产品能否走出去的关键。国内号称原创的节目并不少,但其总量和质量却不尽如人意。时下很多当红的节目,都是对域外节目模式的克隆。

为什么国内综艺节目呈现出原创乏力的局面?这跟积淀有关。很多欧美国家电视工业起步早,已发展了几十年,也形成了成熟的市场游戏规则,调研、创意、制作、评估、宣传、发行等环环咬合的产业链分工高度细化,可谓精雕细作。相形之下,我国电视节目制作多处在小作坊阶段。在原创能力匮乏和借鉴依赖症的循环下,我们的电视工业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原创动力。

但遗憾的是,经过知识版权纠纷之后的灿星制作,尽管灿星对节目两度更名,最终将新节目命名为《中国新歌声》,并且在一些细节上做了调整,但就播出的节目来看,如盲听、盲选、双选等诸多节目模式点依旧没有改变,尽管对Logo、转椅等固然做了调整,但好声音节目模式的核心内容不是转椅等道具,而是盲听盲选、反选等形态和关键模式点。这是否构成节目制作宝典层面的借鉴、符合实质性相似+接触的侵权认定原则,也是个问题。《新歌声》在前期宣传过程中仍在强调与好声音的关联,改名后的节目跟《中国好声音》的商誉承继关联也依旧存在,这很容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所以,这到底算不算得上是灿星制作所表示的100%的原创呢?面对这个问题,很多人自然会想到一个成语:换汤不换药。

这样的做法,似乎躲开了全盘照搬,但免不了抄袭和山寨。这是当前中国推动原创的最大阻碍,一些打着借鉴幌子的作品同样有抄袭之嫌遗产继承律师咨询。他们常常披着创意共享的外衣,内里却仍是内容侵权。虽说,博采众家所长,方能自成一派,但有些底线是必须遵守的,你失守越多,堕落就越多。不难想象,如果缺乏对原创者的尊重,我们将难以激励更多的人去创造出更优质的作品。

毕竟,好声音不只是个名称,还是个创意模式的指代符号。由此也可见,在版权上丧失权利、舆论陷入不利境地的时候,几乎代表中国电视节目最高制作水平的灿星公司,目前还没有在原创上背水一战的魄力和能力。这样贫乏的创造力也是这个全新的节目最为人诟病的地方。

法律制裁难以弥补市场损失

近年来,为激励自主创新,我国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律、政策倾注度确实在不断提升,2014年11月我国首个知识产权审判专业机构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履职,就是个有里程碑意义的节点。

但是,知识产权的维权时间长、举证难、成本高、赔偿低的问题确实存在。例如去年年底,琼瑶诉于正的侵权案终审落幕,琼瑶虽胜诉并获得赔偿,但败诉方因抄袭而获得的利益却远超于赔偿金额。更由于侵权案举证上有难度,法律程序复杂,赢了官司、丢了市场的情况相当普遍。

而若版权保护缺乏,剽窃效益远高于违法成本,那即便是那些有能力创新者也会没动力去创新,能搞原创的也会奉行CtrlC+CtrlV的抄字诀,在辛苦地创新、便捷且低风险的抄袭之间选择后者。如果投机的歪路捷径俨如坦途,谁还会走远且艰辛的正路?

现实中,有些号称原创者,其实仍是对既有模式无版权情形下的盗用加细枝末节处的少量改动,玩的仍是所谓向经典致敬的套路,以期规避侵权风险。如果说,引进模仿是拿来主义,那这没有授权的不引自取,连合理的拿来主义都算不上。它因循的是窃书不算偷式的孔乙己式逻辑,但这难掩偷的事实,也必然会对获得版权独家授权者的权益造成损害。

日前,经历诸多纠纷后的歌唱选秀节目《中国新歌声》在浙江卫视播出,除了没有转椅、改了舞台,还是原来的导师、原来的赛制、原来的味道。从普通观众的角度,没有人在意这个节目是哪家公司制作的,大多也并不了解版权问题,只要有节目看,大家通常就欣然接受。观众接受的后果就是,一档原本并不名正言顺的节目依旧可以赚得盆满钵满,而版权在手的唐德公司却可能在竞争对手先发制人的策略下丧失大部分优势,徒有一张高价购得的权利宣言。

所以,在电视制作领域的版权之争,法律的底线难以解决复杂的利益牵涉和变幻莫测的市场口味。尽管经过普法课之后的灿星制作也表示,将花大力气进行原创。但我们需要怎样的原创?如果更为通俗的理解,那就是要使得中国制造升级为中国创造,改变过去拿来主义的中国模式,注重原创的中国内涵。这个过程中所提倡的原创,核心便是完全摒弃过去的山寨文化,需要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要进行原创,都要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而这,其实也是原创这一词汇的基本要求。

好声音版权之争或成经典案例

如今,旷日持久的中国好声音版权之争,一定程度上成为了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试金石。中国好声音作为国内最大音乐选秀类综艺Ip,以及这起事件众说纷纭的影响力,必然会成为知识产权保护的代表性案例。

事实上,该事件自进入法律程序后,尽管终局性裁决还没出来,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也给出了落锤定音的诉前裁定:先是6月20日做出诉前保全裁定,也是我国知识产权专门法院的首张诉前禁令,责令前四季中国好声音的制作方、已丢掉好声音模式版权的灿星,立即停止使用包含中国好声音等字样的节目名称和相关注册商标;后是针对灿星方面提出的复议,7月4日做出复议裁定,维持原裁定。法院方面还就几个焦点问题,在官方微信公号上给出了充分解释,这也被视作公开公正办理知识产权案件的标杆。

这份裁定也契合很多人的预期:此案中的版权归属、侵权赔偿责任等实体问题裁决,当然有赖于涉事各方的证据。但从常理而言,灿星跟原版权方未达成续约协议后未出分文,还能延续好声音的红利,这显然不合情理,对花了大价钱买下好声音版权的唐德公司也不公平。

可以肯定,如果该案中的知识产权方权益能得到充分保障,那将起到示范作用;而若结果相反,那也会释放出某种信号,这种信号连接的,或许是破窗效应下的侵权效仿,而这无疑将为中国电视产业未来的发展埋下一个巨大的陷阱。

正如广电总局一再强调的那样离婚律师热线,保护版权和尊重原创是相辅相成的,不尊重版权何来原创?只有全社会都尊重知识产权了,才会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到自主创新中来,才会激发更多人的创造力。尤其是在世界保护知识产权的司法实践日益严格的情况下,只有诚心诚意的原创才有未来,任何侥幸心理都是不可取的。从这个意义来讲,社会关注中国好声音,所维护的不只是一档电视综艺的版权,更是维护广电节目自主创新的未来,维护的是对所有创作人的尊重和致敬。

中国好声音版权之争,其实也是种启示:鼓励原创,得以保护知识产权为前置条件;那些罔顾知识产权、带有剽窃印记的原创,本质上是伪原创,也理应被版权保护的火眼金睛识破。只有尊重知识产权无分它是原产的还是舶来的,都置于法律框架下一视同仁地予以保护,营造良好的知识产权保护氛围,才是激励原创的正确打开方式。